24小时新闻关注

耳屎,et,电驴-得力智选内容聚合平台

宁远庄

文∣张卫忠

宁远庄坐落月洲五十堂右侧,金鸡潭旁小山包上,为清乾隆年间张谦所建。张谦(1713-1784年),字运,俗呼文隅,号牧堂,清岁贡生,例授文林郎。乾隆戊辰(1748)版《永福县志》同校订。

补葺前后比照

张谦乐善好施,品性忠直,从前乐捐整修过县治明伦堂、文庙等,还建过蜚英石拱桥,常常铺路济穷、施茶赈粥,深为乡邻拥护。他们都说:“宁为张公所短,勿为惩罚所加。”听说当年他本计划在洲前翻盖祖屋,木匠在烘干木板时,不小心把建房木材烧个精光,自感罪非难卸,想一逃了之。逃到嵩口隔凉亭,刚好遇到会友回来的张谦。问明原由后,张谦大度地说:“不要紧,烧了木材,咱们回去盖寨堡。”好言把木匠劝了回来,从头备料建造宁远庄。

补葺前后比照

宁远庄占地3000多平方米,正座有120个房间。右边还有两层20多个房间供长工、勤杂人员寓居。庄内设地下粮仓、盐仓,埋有通往庄外的地下取水管道。围墙高且厚,上筑内通廊,俗称跑马道(惜已倾圮);下辟有四个大门,其间东正门装有两重木门,门内通道边尚留古石马槽。门额上刻“宁远庄”三字。站在门口高高在上,整个村庄尽收眼底。传说宁远庄建在虎形山上,此大门正是虎口,每开庄门如同虎啸,对面下寨洋里的牛羊都会颤栗。庄内修建依山势而建,从正门进去穿过小厅,迎面是一排台阶,拾级而上进入第二重门,门两头墙上砖雕间尚留有“傲不行长”、“欲不行纵”、“志不行满”、“乐不行极”的墨迹。门的内侧一联:“欲高家世须为善,要好儿孙在读书。”横披“安宅在仁”。跨门而入,又是一排台阶,才抵达正厅。文革前,厅堂四周镏金木雕精镂细刻,花草虫鱼人物绘声绘色,富丽堂皇。厅堂上为 “四梁扛井式”结构,传为朝廷特许所建。三块匾额在前梁顺次摆放悬挂,一块是孟超然(字朝举,号瓶庵。福州人,清乾隆二十五年进士)题写的“月渚耆英”,两块是邑侯王作霖题写的“世德作求”、“克笃前烈”。出廊两头大柱联曰:“地以人灵,非数百载树人而文笔金钗,岂能长发;福由善庆,是六十年积善其竹苞松茂,乃足贻谋。”为张谦六秩寿庆贺联。往里又一联曰:“楼槛凭乡井,眺月瞻星,且作泰平守望;垣墉面祖祠,捍风障雨,聊成族姓藩篱。”是寨堡地形及效果的真实写照。正中屏柱联曰:“溪畔泛桃花,五十里潆洄,风恬浪静;月中培桂树,千百年长养,蒂固根蕃。”为孟超然为月洲形胜撰句。

补葺前

补葺后

正门小厅和正厅两头墙上,贴满的是清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年间各级的科举“喜讯”,现在笔迹斑斓,尚模糊可辨,数量之多,令人惊叹。张谦有六子俱得功名,村人称为“六得”。其间次子张炳,字聿明,号星舫,乾隆三十年王国鉴榜举人。据老辈人讲,早些年龙礼堂(五十堂)未遭火毁时,还留有他编撰的一副各100字木字旁和鱼字旁的对联,现撒播的张圣君签诗句亦为其所撰。听说他中举后上京赶考,在苏杭一带玩耍时,于运河之上两次偶遇南巡的乾隆皇帝,还对了两个对子。乾隆两次脱口而赞“公然状元之才”,并问过原籍名字,回京后命人在举子中遍查此人无果。张炳也因而错失钦点状元的良机。

宁远庄六扇弄门框,旧时每年新年,或遇婚嫁寿诞喜事,必贴一联,曰:赤松子未授丹经仍然佐汉,绛桃花仍开月渚不是避秦。这里有个故事。张谦异母弟廼八,名起蛰,字汉龙,号藏庵,太学生,后例贡生。张起蛰曾捐租充义学,舍田为义渡(梧桐坵演渡),修路途,盖凉亭,救济乐捐,喜作公益。有一年冬季,张起蛰到外地田户收租,并趁便造访朋友、游历山水,逾半年才回到宁远庄。他见偏房某氏怀有身孕,感觉时刻上如同不对,加上盘查时某氏严重、羞涩,言语间有些吱唔,起蛰猜疑更重,竟研墨提笔写下一纸休书,不听任何人劝慰,将某氏休回娘家。后某氏带着出世的儿子改嫁到升天,仍名其子为张姓。此儿争光,一试高中举人。某氏乃把身世奉告。张氏儿怀揣母亲告知的信物——一支金钗,起程回月洲认父拜祖归宗。听家丁报知后,对一个忽然冒出来的举人儿子,起蛰满腹狐疑,又左右为难,急与兄张谦协商。谦想起当年起蛰休去的孕妈妈弟媳,若有所思,对家丁说:“有请!”家丁将张氏子带到正厅客位上落座。先是上茶,再上瓜籽,又上生果,茶水添了三四遍,可便是不见主人呈现。张氏子在厅堂孑然独坐,烦躁不安,所以在厅堂上踱起了方步。眼看日暮西山,还不见主人出来接见,张氏子既羞且愤,感到从未受到过的羞耻,请家丁递上纸墨笔,在厅堂上铺纸挥笔写下前述联句,压上母亲交给他的金钗,头也不回地欣然而去……起蛰兄弟听报,急急赶到厅堂,看到那支了解的金钗,再阅览留下的联句,命家丁速速请回举人。但张氏子从此再也没有回头。

张起蛰一再品读联句。“赤松子未授丹经,仍然佐汉”,相传赤松子便是那个早年传给张良兵法的黄石公,丹经指叙述炼丹术的专书。意即神仙赤松子并没有传授给张良炼丹成仙之法,但张良仍然以对刘邦的无限忠诚辅佐他,喻指在我的生长过程中,你们尽管没有给过我什么,但不论你们供认与否,我对月洲张氏厚意仍然,依旧心向月洲。“绛桃花仍开月渚,不是避秦”,“避秦”原指隐秘身份避世隐居。喻指我这次回来,也不想隐晦,我是月洲张氏的血脉传承,根在月洲,就要像绛桃花相同绚烂地开放在月洲,不论往后身在何方,永久是月洲人。张起蛰兄弟幡然醒悟、后悔不已,知道当年不问原委草率休妻,真是委屈了某氏夫人,但事到现在已不行挽回。为了表示歉意,也为了永久的思念,从此,就在偏房某氏从前住过的房间周围,六扇弄的门口,永久贴上这副对联……

修改:卢凌君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