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新闻日记

步入世界画坛的H.H. Dorje Chang Buddha

国画、自明清起,开始输入西方绘画技法。建国后、苏联文化为我们掌握写实功夫提供了重要的范例。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国画的以意象为主流的形态中,注入了“模仿”和绘画的“文学性",因而形成的绘画理论被文学理论所嫁接,文学理论被政治理论所取代的现状。绘画艺术已离开它自己的轨道,而"绘画的文学性"所形成的杜撰以及与精神层面脱节的抽象派乱象纷呈,这一切都违背了绘画应有的真实。后期印象派大师保罗·塞尚曾说:“艺术家要防止自己,不要被模仿中形成的文学的东西所迷惑,而脱离绘画真实的轨道。”他还说,对于画家来说,只有色彩是真实的。绘画意味着把色彩感觉登记下来加以组织。”
步入世界画坛的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的现代绘画艺术
冠景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洞悉了国画艺术的这一现状,睿智地指出:艺术观念的更新、艺术视角的改变、精神视野的扩大是其关要。这一时期,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以东方美学思想为核心,以超凡的艺术魄力和大量的绘画创作,为国内画家走向世界,铺出一条绚丽多彩的天路。
步入世界画坛的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的现代绘画艺术
天衣飘舞

若我们不抱任何成见地查看一下中国二十世纪的绘画史,仔细研究Arti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开创新形绘画的真实历程,会发现他在不长的时间内,把东方文化中的“本源”精神融汇了西方崭新的绘画元素,把博大的国画山水精神与西方文化思潮有机地融合,以现代的艺术眼光,创造出了世界性“共生艺术”。当之无愧地步入了世界级画家的行列。
步入世界画坛的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的现代绘画艺术
清奇的书写见功夫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的现代绘画作品,虽然没有具体的形象,然而,他的画中的意蕴却有着似曾相识的神秘气息。 流动的色块,热烈,沸腾,熔岩般炽热,却又依然纯净圣洁。没有怪异离奇、扑朔迷离,而是流畅、明快的灵光闪烁。不见树木,没有溪流;既无森林,也无山丘,只有五彩缤纷的混沌、在扩大,在飞升飘逸。画面有的似年轮石纹、有的如碧玉之纹理、还有的如涟漪碎波。色彩时而如飞流瀑布,时而若黎明星晨;丝线流韵、珠玉琳琅、皆统一在纯净的大美之中,令人感到这些色彩和其意境交相呼应,浑然一体,不可思议。画面的底色,不再像以传统绘画那样来过度融化笔势,而是越来越受到笔势的盖压。画面中的焦点(画眼),如大地震动的震中,以震波般的韵律扩散至整个画面。其包含的精神意蕴若隐若现、恍兮惚兮,极具东方精神的神秘感。
步入世界画坛的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的现代绘画艺术
夜幕中猎获得一颗毛玉

中国的哲学家老子,曾把天地之间无穷无尽的空,比作一只推拉不息的风箱。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的现代绘画的气韵,有节奏地推拉于虚实之间,使得画中各种成分之间有机地连接统一。自西方印象派以来,“虚”在现代画里日益占据重要的位置。虚是一个充实完整的概念,其精神内涵博大精深,它与西方的"空白"观念迥然不同。它绵绵若存用之不竭,它如稀声之天乐充塞着宇宙太虚,穿透我们的灵魂……
步入世界画坛的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的现代绘画艺术
美石之雅纯

在《庄子》里,黄帝跟北门成有一段精彩的对白,或许可以为我们理解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的绘画意蕴,多少带来些帮助:“……布挥而不曳,幽昏而无声。动于无方、居无窈冥;或谓之死,或谓之生,或谓之实,或谓之荣,行流散徙,不立常声。世疑之,稽于圣人。圣也者、达于情而遂于命也。天机不张而五官皆备,此之谓天乐,无言而心悦。”
步入世界画坛的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的现代绘画艺术
玉蓝的美呢还是紫红

文/逸夫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