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采访

这将是窜改你交易运气的一篇文章:告成的投资都是反兽性的!

投资,可以算是是一门科学,是因为需要通过对历史的总结、大量数据的分析来对市场的走向进行合理的预测。可同时,投资也是一门艺术,因为科学归纳出来的规律虽然是客观不变的,但是投资市场的走势毕竟是每个市场参与者的意识共同体,不能忽视人的各种主观能动性。想要在投资中获取长远的收益,这就需要每个投资人不仅要有总结归纳的科学分析能力,可以从历史中总结规律,并利用这些规律指导自己的交易,也要有着自己的投资艺术,将规律的应用实践实现效果的最大化。在投资的过程中,我们要面对的最大对手,往往不是这个变幻莫测的市场,而是我们自己的内心。

——金行家·赵景环

我最近在考虑一个问题,关于心态和交易系统的调和,都说用系统的量化程度来解决心态问题,但我发现成功的老手也并不是多高的机械性操作。也可以说这个市场不仅不存在程序化的稳定盈利交易系统,而且手动的机械性买进卖出能稳赚的系统也不存在,那么回到最重要需要解决的问题仍然是耐心,等成功几率最高的机会出现再操作,最终还是对人性的考验!

今天我们来简单聊聊交易与人性。最近交易做多了,就会进入一些思考内在本质的层面,虽然我一向不愿意对人性这个东西做过多解读。

人性,有浮在水面之上的道貌岸然,也有来自内心深处的真挚情感。人性是复杂的,表现出多样性和多面性。人性是虚伪的,真真假假难以分辨。人性也是脆弱的,脆弱得让自己也无法掌控。

股票交易是一个阐述人性、解读人性最佳的场所,它让人性袒露无疑。股市足够自由,释放一切约束,让人性可以为所欲为。倘若你想深刻认识自己,不妨来股票交易中试试水。

人性中有几样东西,值得探究。欲望,挑战,征服,证明,而伴随其间的还有贪婪和恐惧,金融交易市场永恒不变的东西。

做股票交易,从始至终都与人性密切相关。初入行的新手,抱着玩一玩的心态,体验的是小赌怡情;尝到甜头后,看到交易中有赚快钱的机会,欲望驱动贪婪,几经折腾,亏损殆尽,心有不甘;汇海沉浮多年,交易者内心最渴望证明的,是内心的认同需求:即向自己证明我能掌控自己的交易人生,向别人证明我的实力经得起验证。不同的阶段需求不一样,这都是内心需求。

以交易为生的人,需要在长久的压力中求生存。活下来的交易者,孤独地熬夜,寂寞地抽烟,无怨无悔。交易者靠精神指引人生,坚韧不拔。

我们对于人性有一万种解读,我无意做深刻的解析。但是那种深刻的东西,隐忍在人性深处,只有在无尽的黑暗和超乎生死的飘然中才能体会到。不知道诸位做交易的朋友是否体验过?

当下单的手不断颤抖、你却发现不能控制的时候,你能体会到人性;当你的心跳从70,在一两分钟内突然自动加速到一百多的时候,你能体会到人性;当你在无边的绝望中死撑三天不睡觉看盘,祈求行情反弹、哪怕只是一个瞬间的急拉就可以救你于水深火热的爆仓边缘的时候,你能体会到人性。

这都是真实的股票交易,真实的人性,赤裸裸的。这个时候,面对世界总会觉得坦然。交易就是生死,就是一辈子都可能翻不起来身的孤掷一注,或者最后一搏。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交易为什么是反人性的?

炒股票的人那么多,成功者为何这么少?古时修道者多如牛毛,为何成道者少如牛角?20/80法则,为什么各行各业成功者占20%,80%的人默默无闻?中国股民基数超过1亿人,问问你身边的人,10个当中有几个赚钱?为什么?为什么你认为赚钱理所应当?人性使然!这是人的特殊防御机制决定的。

生理防御机制:比如你在路上碰到一只流浪狗朝你走过来。你之前没接触过狗狗,想伸手去摸。但它突然咬你一口,你痛得马上踢它一脚。流浪狗跑开了,但你却鲜血直流。在这一过程中,你的身体感到疼痛,为了终止疼痛,你选择用脚踢,这是人的生理防御机制。另外强光照射你的眼睛,你会本能的闭眼;有人向你扔石头,你要么躲开,要么用手挡,都是如此。

心理防御机制:再以流浪狗作例子。当你被流浪狗咬过一次之后,你的大脑有了记忆,显然这是一次不愉快的经历,大脑给它赋予负面的能量(如痛苦,恐惧,怨恨)。下次再遇见流浪狗时,你大脑中不愉快的经历自动触发,在流浪狗还没向你走过来的时候,你已经准备拿起手边的石头去打它,但不见得这只流浪狗会像上只一样咬人。甚至当你面对朋友饲养的家狗,虽然朋友一直对你说它有多可爱,多好玩,你一定不相信,因为你已经有了被流浪狗咬过的经历,家狗和流浪狗都是狗,有一定相似性,你的大脑自动把它们联想在一起。这就是人的心理防御机制。除非在你认为绝对安全的情况下,你再次去抚摸家狗,否则你不可能改变狗是危险的这个看法,而这个看法在你主动改变之前不会消失,它一直在你心理等着再次浮现。

基于上面的简单事实来看交易。股票、外汇交易中的心理防御机制更多,潜藏更深,但道理都是相通的。为什么你在没有交易的时候,往往能够判断正确什么时候买,什么时候卖;一旦当你真正交易时,你像变了个人,买入时候犹豫,卖出时候想着赚更多;损失了一直扛单,扛到爆仓。人性使然!

交易中,赚钱盈利代表着正面的能量记忆(如快乐,满足,兴奋),赔钱亏损代表着负面的能量记忆(如痛苦,恐惧,怨恨)。你一开仓,市场每时每刻都在波动,意味着你随时处于盈利或亏损之中。盈利的时候,你满心欢喜,你的预期得到验证,为了保持这份欢喜,你会无视止盈信号而一直持仓,最后只得到过程中的纸上财富;亏损的时候,你满是痛苦,心理防御机制启动,为了消除痛苦,你会片面地收集对你持仓有利的信息,来证明你是对的;或者对自己撒谎,再扛一下单市场就会反转。如此一直无视风险,最终招致爆仓的恶男。

趋利避害,人之本性。然而在市场中想要盈利,却必须从风险开始。控制风险,产出利润,无视风险,招致横祸。利生于害,这就是交易反人性的地方。


怎么样做到逆人性的交易和投资

怎么样做到逆人性的交易和投资?好的投资在大多数时间里,看起来都是错的,需要忍受煎熬和压力。

在日常的生活和学习中,就要有意识地,有组织地去打磨、去磨练、去适应逆人性的一些操作,就像部队训练一样,人天生都是贪生怕死的、贪图享乐的、好吃懒做的、是懒散的、无组织无纪律的,但是军队的存在方式,就是要改造你的人性,通过一种组织和氛围,一种制度和约束机制,来让你服从命令,听指挥、跟组织,讲规矩。

小孩是如此,成年人也是如此。小孩子如果从小不教育好,他就会任性刁蛮没礼貌,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那些小时候被宠坏了的孩子,来到社会中,是无所适从的。

其实很多成年人,虽然在日常生活中,已经是成人模式了,但是来到投资中,来到交易实践中,又跟2岁的小孩有什么区别呢?是的,没有区别。

为什么这么说呢?

一个正常的成年人,在社会生活中,是理性的,有节制的,懂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是自我利益导向的,知道怎么做事,最有利于自己。这些都不用多说。

但是,现在这个正常的成年人,来到股市,来进行投资实践了,他的表现如何呢?

首先,他浑浑噩噩,完全不知道自己买入的公司,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资产,业务模式是怎样的,未来盈利的稳定性和持续性如何,目前是估值是高还是低,还是合理?目前机构资金和个人散户对待这个公司的股价/市值的态度如何?市场主流观点是认可现在的市值还是不认可?认可的点在哪里,不认可的点又在哪里,这家公司又没有尚未被市场挖掘到的价值,或者说挖掘得还不充分的价值?比如正在布局中的新业务,新产品,虽然还没产生收入,但是未来前景广阔,公司所在的行业,在不在自己的能力圈?自己能否看懂公司的业务?还是只能部分看懂?看懂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之前人生阅历中有与该公司业务重叠的部分,还是自己阅览丛书广闻博记,从他人的间接生活和工作经历中汲取了营养?还是说,只是凭借多年的校园时期形成的学习能力,通过案头资料如招股书和年报的阅读和详细分析,认真思考,了解了公司的生意?

我平时去菜市场买菜,同样的土豆、白菜,都会把附近300米内的超市和菜市场包括流动摊贩儿,一一询价,看他们分别的报价,得出心中土豆的中位数价格,高价,低价,分别是多少,幅度多大?为什么这个卖家报的高,为什么另外的卖家报的低?是因为它的摊子位置在菜市场离门口最近,还是这个老板不想薄利多销,想提高毛利?还是说他们有不同的供货来源?来自小汤山的蔬菜和来自张家口的土豆,原材料成本和运输费都有差异。

市场价格的形成,是微妙的,虽然它不一定科学或者合理,但是它是现实存在的。

关键是:我们只能通过认知上的努力去把握、去了解清楚它科学部分的波动,而无法去把握它非科学部分的形成。

大家,无数的买家和卖家,通过询价报价成交撮合,来完成的定价。

我想表达的是:认真观察、研究、思考价格的形成过程,形成逻辑,发展节奏,虽然没有一张K线图来刻画最近一年的土豆价格变化趋势,但是你心中会有这么一张图的。

所以,我说,看K线还是不看k线,并不是问题的本质,盯盘还是不盯盘,也不是问题的本质。

本质是什么呢?本质是:你在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去观察和体会市场价格的形成过程。背后的价格变化的逻辑是什么?谁在主导这些逻辑的演变和形成?哪些是主导力量,哪些是次要力量。

K线图,只是把这种价格变化的形态和过程显性化了,图形化了,傻瓜化了,形而上学化了,让你直观地、一目了然地看到市场的变化,变化的力度,强度,节奏,幅度,时间,空间,都让你看到。

但是,记住,在这些K线图呈现出来的东西进入你的视野和内心之前,你应该思考,K线图背后还潜藏着多少我还没深入想明白的东西。

我相信,K线图背后,是一张巨大的链条,或者说是一个黑洞,一个深渊。

我接着刚才的问题,成年人做事思前想后,考虑前因后果,考虑时间地点人物,考虑具体问题,考虑具体环境,做事谨慎而理性,节制而知度。

对吧,这些都是心智正常的成年人每天的*以为常的行为和思考模式。

但是,他来到股市之后呢?他的表现怎么样了呢?

他看着分时图就忍不住杀了进去,他看见K线图好看又忍不住买了进去,他仅仅觉得公司业绩很不错,估值只有30倍,又忍不住买了进去,他看见别人都在炒钢铁水泥,挣钱了,他又忍不住买了进去,他看见别人融资加杆杠挣钱了,他也去融资加杆杆。

你看,同样一个人,在入市前和入市后,在日常生活中,和股市生活中,截然不同,完全判若两人。

请问他之前的人性和操守,理性和谨慎,节制和客观,去哪儿了??

在公司价值实现的过程为非线性的大前提下,指望去依靠某些指标,量价,图形,去把握这种非线性的波动,是几乎不可能长期取得成功的。短期的偶尔几次小胜不算什么,反而会让你迷失。有没有想过,价值实现的节奏,不仅仅是公司层面的变化驱动,还有投资者的预期,还有外部力量的干预(比如险资的突然举牌),博弈的核心是得去不停地猜测其他投资者或投机者的心思,还要去把握这些人的心思的变化以及这种变化在盘面上留下的痕迹,它们有的时候是情绪化的,有的时候是理性的。

所以我说,基于筹码博弈的交易,真是难。

我实在想不出,这种被称为艺术的东西,真能通过长期的看盘或者交易实践能有什么质的提升。

以上这段话,是我对波段操作的理解。

所以,我觉得高抛低吸也是伪命题。

当然,我这里说的高抛低吸,就是交易派口中经常念叨的那种高抛低吸。

根据估值高低去买入卖出,又是另外一个层面的事情了。

当然,不能精确地把握波动,不代表就不去思考波动,不去思考波动的来源和层次。

波动分什么层次呢?一市场水位变化导致的,二市场水位没变化,但是行业的水位变了,或者大家的风险偏好变了,三市场水位没变,但是公司的市值下来了,水向低洼处流去填坑,总之,要把市值的波动,分为合理估值范围内的波动,以及超出估值范围的波动,我称之为超额波动,超额波动,是完全情绪化、阶段化的,把握这些波动,享受这些泡沫,一靠运气,二靠的还是运气。

而合理估值范围内的波动,又可以细分为:有序波动和无序波动,公司价值的提升,是缓慢的过程,而且是间歇性的,以一个季度为一个节点。

但是在季度与季度之间,这段时期内,用什么来解释市值的波动呢?资金的主观行为或者说主观偏见。

投资者的预期是会受到盘面波动的影响的,所谓一根k线改三观,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本来公司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股价的连续上涨,就足以让大家变得对未来乐观了,多么滑稽的行为。

所以说,不要过多地去理会这些无序的波动,他们是对你的判断的干扰和考验。他们是市场的噪音部分。人们处于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慌,建立了蜡烛图,建立了移动平均线,建立了各种统计数据综合加权后的指标,企图通过总结历史,来推断当下和未来。

这种方向的努力是错误的。

但是人性本质上又需要从这些图形中寻找某种依赖感,某种安全感,就像股价跌到5日均线、10均线附近,就认为会有支撑,跌到前期调整的那个低点,也会有支撑,这是交易者的希望,他们希望会有支撑,当然,这种期望在某些环境下会演变成今后盘面上的事实。但是这种演变却是事前无法预判的。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

股市教给我们的,其实只是一種心境;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

暮暮朝朝又一载。在这不平凡的一年中,回头望望那炒股人,也只不过是又痴长一岁,本不富裕的头发再少了几根。流光容易把人抛,盘点2006所得,却又哑然失笑,囊中所增几文,炒股得来甚少,原来樱桃不红却绿了那芭蕉。可叹之余,又有所思。股市的疯狂,因以小博大而精彩,但在2006年的大牛市行情中,不如意者仍是十之八九,因何乐此而不疲?此中可有黄金屋,此中可有颜如玉?

伴着窗外迟来的瑞雪,拼着变成“绝顶”聪明的危险,搔头苦思,此中的精彩,原来不足为外人道,对于交易者来说,却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炒股的保证金杠杆,就是把人性放大了十倍给别人看,给市场看,更给自己看。交易中金钱的得失看似重要,其实却并非炒股带给交易者真正的圣杯。对于交易者人性的锤炼,塑造平和的心境,感受生活的真正滋味,才是股市为交易者带来的最大财富,而这些财富,常人只有渐入老境,才会有所感悟。此中非有黄金屋,有的,只是“舍得”两字。

交易是返璞归真

日本近代有两位一流的剑客,一位是宫本武藏,另一位是柳生又寿郎。当年,柳生拜师宫本。学艺时,向宫本说:“师傅,根据我的资质,要练多久才能成为一流的剑客?”宫本答道:“最少也要十年吧!”柳生说:“十年太久了,假如我加倍苦练,多久可以成为一流的剑客呢?”宫本答道:“那就要二十年了。”柳生一脸狐疑,又问:“假如我晚上不睡觉,日以继夜地苦练呢?”宫本答道:“那你必死无疑,根本不可能成为一流的剑客。”柳生非常吃惊:“为什么?”宫本答道:“要当一流剑客的先决条件,就是必须永遠保留一只眼睛注视自己,不断反省自己。现在,你两只眼睛都盯着剑客的招牌,哪里还有眼睛注视自己呢?”柳生听了,满头大汗,当场开悟,终成一代名剑客。

交易如剑道,想成为一流的交易者,当所有的精力都在关注赢利目标时,受市场的刺激和诱惑,情绪常常会随着市场跌宕起伏,心态会逐渐丧失宁静平和,结果反而事与愿违。如果把电脑显示屏关掉,你会发现脑子一片空白,是价格数字在动?是屏幕在闪烁?一切只是你的心在动。尝试离市场远一点,再远一点,拿出你落满灰尘的笔记本,写上你的交易计划,计划你的交易,交易你的计划,炒股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不要陷入追求胜率的歧途。每个交易者,都有着对投资理论不断优化的追求,一个基本的投资理论,确实应该具备价格判断、风险管理、风险控制等要素,但在此基础上,很多交易者总是在孜孜不倦地优化价格判断这一要素,试图寻求更高的胜率和更优的出入点,这是一个歧途。牛顿说过,“我可以计算天体的運行,但无法推断人心的疯狂程度”。我们需要优化的,不是价格的更准确判断,而是人性自身的弱点。振荡市中亏钱是高手也难以逃脱的宿命,是客观实在的,要懂得它就像呼吸一样自然,要理性地接纳它而不是抗拒。到了止损位的时候止损,到了止盈位的时候止盈,两个位置之间的波动,由它去吧,炒股就是返璞归真。

寻找快乐的真谛

股市的快乐是什么?我要说的是,股市中赚钱并不是最快乐的,赚钱的快乐总是稍纵即逝,随之而来的,是未能重仓或者继续持有获得更大收益的悔恨和烦恼。不是这样吗?这是人性贪婪一面的反映,几乎是无法逃避的。

2006年2月19日,在林肯市,一家肉联厂的8名食品包装工每人凑份5美元购买的彩票中了3.65亿美元的美國有史以来最大的彩奖。扣除税金后,这8位幸运儿每人领取了1550万美元的巨额现金,这再一次勾起了无数美國人靠运气一夜暴富的发财梦想。不过,根据历史统计数据预测,这8个中彩者中有超过4人会在有生之年输掉大部分幸运之财,更有3人会最终破产。究其原因,是通过中彩等方式突然致富的人通常不具备必要的心理素质来管理好这些“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人生的目标提前实现,你获得的却是茫然和失落。

答案这样令人沮丧,似乎快乐的真谛一下子变得遥不可及。其实不然。我觉得,在交易中,遵守纪律使人更加快乐。对于每个交易者来说,其实没有人在市场中进行交易,你交易的只是自己的信仰系统。计划你的交易,交易你的计划。胜不妄喜,败不惶馁。这是一个习惯的养成,而习惯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看看你的资金曲线大幅回落的那一段,哪一次不是没有遵守自己的交易计划而造成的?只有遵守纪律,你才能获得平和的心态,从而获得持久的快乐。

享受有“缝”的人生

有没有人不是这样上了发条似的无目的地向前冲?有没有人的人生履历上有一条或大或小的“缝”?有些离题了,但其实与炒股不远,与人生更近。炒股只是人生的一小部分,在有必要的时候,不妨抽出人生的一段时间,去旅行,去探索世界。

2006年6月份,英國的普利茅斯,一个66岁的德國人结束了他44年的自行车探险旅行——行程150,000公里,穿越了211个國家,随后他忽然发现他的自行车被人偷了,他觉得不可思议。事实上,整个國家的人在知道这件事后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人在做什么?骑脚踏车绕着地球转了半个世纪?

旅行有许多的实现形式。今天我最想念的,还是当年上大学时囊中羞涩的省内之旅,晚上饿了,四个大男生用仅有的四块钱吃一个沙锅……我所在的这个北方海滨城市,一年四季有无数人涌向这个宜人居住的地方。但是从我生于斯长于斯的感受出发,我觉得,如果你没有看到买完菜的人用一只塑胶袋带一袋啤酒回家,如果你没有看到人们穿着泳衣走在街上步行去沙滩,如果你没有见过那些路边灯下赤膊整夜玩一種扑克游戏的汉子们,你应该不算是真正来过这个城市。然而,在那些“来回双飞,入住五星级豪华酒店,十天遍游五大城市”的旅游团项目里,永遠也享受不到这些。

何妨给自己一个悠长假期。那些多空的搏杀,那些账户的盈亏,且统统抛了,股市教给我们的,其实只是一種心境: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

  • 如果你喜欢以上文章,想了解更多股市投资经验及技巧,关注私信回复“战法”,更多干货等你到来!

笔者:张纶柯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