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刺杀“希特勒的刽子手”

↑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如果希特勒是法官,他的纳粹党团干部是陪审团,那么党卫队上级集团领袖莱因哈德·海德里希就是刽子手。他的死亡无疑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高调的暗杀行动。

01.

“理想”的雅利安人

1939年春天, 德国军队未开一枪, 大踏步进入布拉格古城的街道。希特勒征服了邻国,接下来他要做的是利用捷克工业为德国的战争机器服务。

尽管捷克工厂生产了约三分之一的德国武器和弹药,但当地人民仍然持抵抗态度。于是海德里希被希特勒选中前往捷克,去让那些当地人服从纳粹的统治。

海德里希于1904年3月17日出生在德国哈雷市,他的家境殷实,在最好的学校接受教育,行为举止无可挑剔,还是一位颇有成就的飞行员、击剑者和小提琴手。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年轻的海德里希参与了魏玛共和国政府下属的右派自由军团。1931年他与莉娜·冯·奥斯滕结婚,却被指控与造船厂经理的女儿有染。这一丑闻中断了他的军事前途,海德里希被迫辞职。

几个月后,他加入了纳粹党和党卫军。当时的党卫军首领是元首的副手海因里希·希姆莱。

海德里希在权力阶梯上迅速攀升,这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完美地契合了“理想的雅利安人”形象,成为了党卫军的安全机构保安局的设计者和负责人。

1941年9月,新上任的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保护国代理总督海德里希抵达布拉格主持工作,此时的他已经拥有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履历。

他的双手沾染了“长刀之夜”的鲜血。他终止了维尔纳·冯·勃洛姆堡和维尔纳·冯·弗里奇两位陆军元帅的职业生涯。他不知疲倦地策划吞并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还策划了与波兰的“边界事件”,直接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希姆莱(左)与海德里希(右)

海德里希以日耳曼的效率完成他的任务。他迅速逮捕了大约5000名捷克抵抗运动领导人和知识分子,其中一些人随即遭到处决。他的绰号“布拉格的屠夫”确实是“实至名归”。

捷克报纸报导了纳粹镇压的残酷行径之后,海德里希便实施了“胡萝卜加大棒”政策。工人们获得了充足的食物,实现生产目标的人能得到丰厚回报。结果,工业产出飙升,捷克政府在傀儡总统伊米尔·哈卡的领导下,逐渐开始支持服从纳粹。

与此同时,身处伦敦的捷克斯洛伐克流亡政府总统爱德华·贝奈斯意识到,纳粹和捷克人民之间日益密切的合作正在加速将他的国家推向黑暗深渊。

贝奈斯最终决定采取大胆的行动——刺杀高级纳粹官员,表明捷克人民依然在抵抗希特勒。

流亡总统爱德华·贝奈斯

显然,最好的行动目标就是莱因哈德·海德里希。

02.

猿人行动

贝奈斯授权了一项代号为“猿人”的计划。

这项任务充满危险,参与者主要是伦敦的自由捷克斯洛伐克(FCA)的两名士兵:约瑟夫·盖伯瑟克和卡莱尔·斯弗波达,他们就是为刺杀而专门招募的。

这两名士兵经过了英国特别行动执行处的训练,将跳伞进入布拉格附近,之后采取完全独立行动。但最初他们都不知道猿人行动(Operation Anthropoid)的目标。

斯弗波达由于头部严重受伤,被另一名新兵扬·库比什取代,最后,1941年12月28日,一切准备就绪。

“你的捷克斯洛伐克盟友”——位于伦敦的捷克斯洛伐克流亡政府宣传海报

除了这两名执行刺杀行动的特工,两个无线电技术小组也在当晚跳伞进入捷克斯洛伐克,负责通信和后勤。其中一个无线电小组的设备在降落时损坏,着陆后小组就地解散。另一个小组仍在运行。1942年3月,又有两个无线电小组跳伞进入捷克斯洛伐克,但都遭到盖世太保追杀,其成员不是死亡就是逃散。

其中有一名成员逃了出来——卡莱尔·库达上士,后来他在整个行动的结局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两名特工收集了有关总督日常安排的情报。追踪他的行踪,通过抵抗运动的行动人员了解他的习惯,并与他家中的工作人员取得了联系。

海德里希的深绿色奔驰敞篷车每天从他位于布拉格郊区的住宅前往布拉格城堡办公。这段车程是没有护送车队的,因此特工们认为取得成功的最佳机会就是攻击海德里希的奔驰。

海德里希的常规路线上有一个适合袭击的好位置。在一条名为V霍斯维卡赫的街道上,靠近公路真克罗瓦路的交叉口,是14号电车的车站,车辆行至此处需要右转120度。在这个位置司机将不得不减速降档来转弯。

那一刻将是总督最脆弱的时候。

海德里希被攻击地点

1942年5月27日清晨,刺客们乘坐电车前往布拉格郊区的齐兹科夫,海德里希正在慢悠悠地度过他的早晨。他和孩子一起在花园里玩了一会儿,然后和怀孕的妻子聊了会儿天。

上午10点,海德里希钻进大奔驰的前排座位,大约上午10点30分,绿色奔驰轰隆隆地驶来。司机在转弯的时候踩了刹车,就在此时盖伯瑟克从他的雨衣下面掏出了斯坦冲锋枪,扣了扳机,但枪卡弹了。

海德里希十分震惊,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命令司机停下车,站了起来,试图用手枪向逃跑的盖伯瑟克射击。库比什跑上前去投掷了一枚手榴弹,手榴弹在汽车右后轮正下方爆炸,海德里希和库比什都被弹片击中。

根据历史真实事件“猿人行动”改编的电影《刺杀盖世太保》

库比什的伤口不停地流血,司机以为总督没有受伤,就前去追赶了库比什。然而,当司机举起他的手枪时,却按到了弹匣脱柄的按钮,错误地取出了弹匣,库比什趁机溜走了。

盖伯瑟克躲在一个电线杆后面,然后藏在一辆车后面跑到了电车轨道对面。海德里希不知道自己的伤势有多严重,他走上街头,继续向盖伯瑟克开枪。没过几秒钟,血液从他的身体喷涌而出。

一群困惑的捷克人看着海德里希在路上痛苦地扭动,但没有人前来提供援助。

电影《刺杀盖世太保》剧照

最后,一名非轮值的警察招手拦下了一辆过往的货车。司机拒绝了,警察又拦下了一辆卡车。海德里希被抬进车里,但显然去往附近的布洛夫卡医院的一路太痛苦了,受伤的海德里希面朝下躺在车上,身下是装着地板抛光剂的罐头。

海德里希被送抵医院后拒绝了吗啡,并嘶声说想要一名德国医生。记录显示:“金属碎片造成了肺挫伤,大约3厘米长的片状物穿过横隔膜顶到了腹部,造成脾脏和胰尾损伤。”进一步检查发现,海德里希的隔膜破裂。一名德国外科医生进行手术,取出了脾脏、第11根肋骨碎裂的顶部,并缝合了膈膜。

最初的诊断显示海德里希的状况良好,希姆莱每小时都会致电医院,询问海德里希的病情。

6月3日中午,海德里希突然休克,他陷入深度昏迷状态,第二天早上四点半就去世了。死亡的可能原因是血液中毒。一个未经证实的理论表示,库比什投掷的反坦克手榴弹内含有某种形式的毒药。

03.

可怕的代价

当海德里希逝世的消息传到柏林后,震怒的希特勒要求报复性屠杀10000 个捷克人。希姆莱在袭击当晚就下令处决100名捷克囚犯。

纳粹悬赏1000万克朗,寻找有关刺客下落的信息,并且警告一旦发现有人帮助行刺者,这些人及其家人都会被处决。

随着纳粹警戒线的收紧,盖伯瑟克和库比什随机调换不同的藏身地点,最终他们与其他五名捷克特工一起被带到位于布拉格中部的圣西里尔和圣美多德教堂。其中一位牧师已将他们藏在地下室,但他们之中的叛变者卡莱尔·库达却失踪了。

圣西里尔和圣美多德教堂

1942年6月18日,从叛变者处得到情报的党卫军和盖世太保彻底搜查了教堂。

当他们走向合唱团的阁楼时,一枚手榴弹在他们附近爆炸,且有步枪开始射击。党卫军士兵开始猛烈扫射,高喊要那些被包围的捷克人投降,但得到的唯一回复是“我们是捷克人,我们决不会投降!”

德国人命令布拉格消防队用水管通过孔洞和通风管淹没地下室。几个小时过去了,党卫军正准备进行最后的攻击,枪声响起,被困的捷克人弹药用尽。他们一度试图挖出一条通道,但水继续上升,当他们失去了所有希望时,便自杀了。

尸体从地下室被拉出,放到人行道上,叛变者库达也在那里,负责指认盖伯瑟克和库比什的尸体。

在纳粹为海德里希举行豪华的国葬仪式当天,捷克斯洛伐克小镇利迪策遭受了残酷的屠杀。据说,纳粹相信镇上的居民向捷克特工提供了支持。这座令人难忘的纪念碑向利迪策的失踪儿童致敬,他们都是海德里希遇刺后纳粹残酷行径的无辜受害者

然而屠杀远未结束,13名圣西里尔和圣美多德教堂的成员以及250多名捷克特工的亲属和朋友被处决,德国人还继续向捷克人民报复,屠杀了至少5000名平民,并将很多人送往了恐怖的毛特豪森集中营。

当这场报复的狂欢最终消退时,两个村庄利迪策和莱扎基已从地图上被抹去。如此可怕的代价是否值得,这仍然是历史学家们争论的议题。

石头纪念碑标识了莱扎基的旧址。纳粹将这里夷为平地后,小镇没有再重建

04.

恶魔的葬礼

当警察局局长伯恩哈特·魏纳看到躺在布洛夫卡医院的病床上,已停止呼吸的海德里希的安详面容时,完全看不出这位纳粹高官在身后留下的酷刑和谋杀。

魏纳形容说:“一种神秘的灵性和完全变态的美丽,就像文艺复兴时期的红衣主教一样。”

第三帝国为纪念海德里希而发行的邮票,邮票上是海德里希的死亡面具

纳粹和捷克的傀儡总统伊米尔·哈卡以奢华的方式,向海德里希致以最后的敬意。

他的棺材放置在布拉格城堡内,6名党卫军组成的仪仗队守在悬挂着旗帜的棺材周围,棺材上有一个宏伟的花环。在棺架后面,悬挂着党卫军邪恶的黑色旗帜,上面印着熟悉的闪电符文。

海德里希去世三天之后,棺材被放在炮架上,以令人毛骨悚然的庄严形式穿过布拉格的老城区。之后是长达数小时的前往柏林之旅,遗体被送上了一辆挂着黑色绉纱的葬礼列车。哈卡和其他捷克官员则选择徒步前往,妄想这样的姿态可能会缓和希特勒的愤怒。

海德里希的国葬十分奢侈,所有纳粹党内高级官员都出席了葬礼

抵达柏林后,海德里希的尸体被转移到新帝国总理府。他的枕头上放置了他的勋章,包括德意志勋章、金质战伤奖章、血色勋章和佩剑一级战功十字勋章,六边形棺材的四周围绕着花环、纳粹钩十字标志和熊熊燃烧的火把。

伴随着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纳的《诸神的黄昏》中的齐格弗里德葬礼进行曲,希特勒在一种阴沉的氛围下向海德里希的孩子们致敬。

在纳粹首都的街道上漫长的游行之后,海德里希被葬在柏林荣军公墓。

不过,尽管希特勒在他的颂词中赞扬了海德里希对纳粹党的贡献,但这位总理私下认为海德里希应对他自己的死负责。

• end •

猿人行动成员

本文内容摘选自《间谍与密战》,有删改

乔恩·怀特 编著

定价: 68.00

出版时间: 2018.10

中国画报出版社

往期文章: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看到这里,不如点个好看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