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新闻日记

珍妃之逝世因「卖官搞贪腐」慈禧不克不及忍,崔玉贵告诉你汗青原形!

珍妃

恪顺皇贵妃(1876年—1900年),即珍妃,他他拉氏,原任户部右侍郎长叙之女,满洲镶红旗人,光绪帝妃嫔,也是光绪最宠爱的妃子。

《国闻备乘》:“惟珍妃生性乖巧、讨人欢喜,工翰墨,善棋,日侍皇帝左右,与帝共食饮共乐,德宗尤宠爱之。 ”

光绪十五年(1889年)与姐姐(瑾妃)被入选宫中,封为珍嫔,后因慈禧太后六旬万寿加恩得晋珍妃,光绪二十年因忤逆太后被褫衣廷杖,降为珍贵人,次年复升为珍妃。

光绪帝珍妃

在大家心中,可能对于珍妃之死已经定性。

庚子之变后,举国愤慨,一些新思潮的人出于对光绪皇帝的同情,就开始在舆论上攻击慈禧,囚禁光绪,溺死珍妃这样的事件很具杀伤力。于是维新党人便开始炮制珍妃因支持变法维新而被慈禧杀害的新闻,老百姓一般很少能知道的皇家的事情,一听到这个新闻,都信以为真,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本因“卖官”被囚禁的珍妃竟渐渐成了一个为变法而死的“有功之人”了....

现在各种小说和影视剧对此段历史的一个主要论调是,珍妃是因为帮助皇帝进行维新变法,站在了慈禧的对立面而遭到慈禧记恨,慈禧重新垂帘听政后,将其沉井杀害。那么,事实上珍妃真的因此而死吗?

其实,历史上的珍妃,可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的被贬、被囚乃至最后被投入井中,多少有些咎由自取。 为何呢? 很简单,卖官搞贪腐。

慈禧

1927年3月18日,北平《世界日报》以一则名为《故宫掘金记》的报道,将大家的注意力引向了珍妃卖官的真相。

报道口述者,自称是珍妃的贴身宫女刘郭氏。她声称珍妃为一个叫耿九的人谋取了广东海关道的肥缺,为鲁伯阳谋取了上海道的肥缺等。不管怎么说,珍妃在这件事上确实有把柄抓在慈禧手上,于是背上了“干预国政”的罪名。宫女刘郭氏将珍妃卖官所得的五十根金条,悉数埋在景仁宫屋角下。她之所以披露此事,是希望得到三根金条贴补家用。

珍妃

珍妃参与卖官,是违背祖制。慈禧勒令光绪,必须严加追究责任。而她自己,也亲自上阵拷问珍妃,调查详情。

不查不要紧,一查才发现珍妃所居的景仁宫里有个密室,里面搜出一本笔记,全是某年某月收了谁多少钱、卖了谁什么官的记录……

清末太监信修明,多年后回忆了该案牵连出的一大票人,以及笼罩在紫禁城上空的恐怖氛围。 珍妃的卖官不但遍布景仁宫、光绪御前、奏事处,甚至连太后宫里的掌案太监都被发现大有干系。这些人均被立毙杖下,前后打死的太监有六十余人。

至于珍妃,也得到了相应的处罚。不但被扒了裤子打屁股,还连累她姐姐瑾妃,同降级为“嫔”。更是被幽禁起来,禁止同光绪见面。

1928年5月25日,《世界日报》刊发简讯,题为《珍妃受刑杖黄某珍藏;将送交历史博物馆保存》。 报道爆料,珍妃不但卖官,还被慈禧杖责;而打珍妃屁股的那根宫杖,躲开了转型为烧火棍的命运,升格为历史文物,被藏家捐献给故宫博物院。 看来真的不是“因支持光绪变法,惨遭慈禧杖责”的啊。

《国闻备乘》中也指出珍妃是以“言语得祸”。作者是言官出身,他提供的掌故,涉及时政者,或许多少能反映出些事实的影子。

据说慈禧在珍妃卖官事发后大怒不已,指责她坏了祖宗家法。

可珍妃却顶撞道:“祖宗家法要不是早被人坏了,我哪敢做这事?还不都是太后教的。”

崔玉贵回忆珍妃最后被投井细节

前排左一 崔玉贵

我到了颐和轩,老太后已经端坐在那里了。我进前请跪安复旨,说珍小主奉旨到。我用眼一瞧,颐和轩里一个侍女也没有,空落落的只有老太后一个人坐在那里,我很奇怪。

珍小主进前叩头,道吉祥,完了,就一直跪在地下,低头听训。这时屋子静得掉地下一根针都能听得清楚。

老太后直截了当地说:“洋人要打进城里来了。外头乱糟糟,谁也保不定怎么样,万一受到了污辱,那就丢尽了皇家的脸,也对不起列祖列宗,你应当明白。”话说得很坚决。老太后下巴扬着,眼连瞧也不瞧珍妃,静等回话。

珍妃愣了一下说:“我明白,不曾给祖宗丢人。”

太后说:“你年轻,容易惹事!我们要避一避,带你走不方便。”珍妃说:“您可以避一避,可以留皇上坐镇京师,维持大局。”

就这几句话戳了老太后的心窝子了,老太后马上把脸一翻,大声呵斥说:“你死在临头,还敢胡说。”

珍妃说:“我没有应死的罪!”

老太后说:“不管你有罪没罪,也得死!”

珍妃说:“我要见皇上一面。皇上没让我死!”

太后说:“皇上也救不了你。把她扔到井里头去。来人哪!”

珍妃井

就这样,我和王德环一起连揪带推,把珍妃推到顺贞门内的井里。珍妃自始至终嚷着要见皇上!最后大声喊:“皇上,来世再报恩啦!”

我敢说,这是老太后深思熟虑要除掉珍妃,并不是在逃跑前,心慌意乱,匆匆忙忙,一生气,下令把她推下井的。

我不会忘掉那一段事,那是我一生经历的最惨的一段往事。回想过去,很佩服25岁的珍妃,说出话来比刀子都锋利,死在临头,一点也不打颤 ——“我罪不该死!”“皇上没让我死!”“你们爱逃跑不逃跑,但皇帝不应该跑!”—— 这三句话说得多在理,噎得老太后一句话也回答不上来,只能耍蛮。在冷宫里待了三年之久的人,能说出这样的话,真是了不起。

你们知道,我是提前由西安回来的。把老太后迎回宫里来,不到三天,老太后就把我撵出宫来了。老太后说,她当时并没有把珍妃推到井里的心,只在气头上说,不听话就把她扔到井里去,是崔玉贵逞能硬把珍妃扔下去的,所以看见崔就生气、伤心。

因此她把我硬撵出宫来。后来桂公爷说,哪个庙里没有屈死鬼呢!听了这话,我还能说什么呢?自从西安回来后,老太后对洋人就变了脾气了,不是当初见了洋人,让洋人硬磕头的时候了,而是学会了见了洋人的公使夫人笑着脸,拉拉手了。

崔玉贵

把珍妃推到井里的事,洋人是都知道的,为了转转面子,就将罪扣在我的头上了。这就是老太后亏心的地方。说她亏心并没有说她对我狠心,到底还留我一条小命,如果要拿我抵偿,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想起来,我也后怕。自从离开宫以后,再也不敢沾宫的边,我怕把小命搭上。听桂公爷说,撵我出宫,是荣寿公主给出的主意,这个主更不好惹。崔玉贵的话就说到这儿。

更多链接内容为:《国宝档案》探秘西陵——夜盗“珍妃”墓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