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在线

我最推崇的古人「东汉虞诩」

虞诩在历史上的知名度不高,但他绝对称得上是一位「全能」知识分子。

虞诩

虞诩最初只是太尉府一名郎中(初级官员)。当时最有权力的大将军邓骘(邓太后的哥哥)为了西羌(今青海靠近甘肃地区)民变而焦头烂额,束手无策,想要放弃凉州(今甘肃武威市),以集中力量对付北方的匈奴。

虞诩对太尉张禹说:「一旦捨弃凉州,三辅(大长安市)将成为边塞,皇家陵寝(东汉建都洛阳,但西汉皇帝都葬在长安)失去保障;万一关中的英雄豪杰集结造反,函谷关以西将不再是国家所有。」张禹认为他有理,问他该怎么办?虞诩说:「徵召凉州豪杰,命朝中公卿用他们为僚属;再命凉州地方官(州牧、郡太守、县令)将子弟送到洛阳,朝廷任命他们为閒散官职,两者其实都是人质作用,预防叛变。」张禹採纳此议,再召开一次高层会议,与会者一致同意。

可是邓骘却因此感到没面子。不久,朝歌(今河南泣县)闹民变,变民数千人攻杀县令,州郡无力镇压,邓骘于是任命虞诩为朝歌县长。

这摆明了是一个陷害,朋友都为他担心。虞诩笑着说:「立志不求容易,做事不避艰难,乃是臣子的职责。不遇到盘根错节,就不能识别刀斧的锋利,这正是我建立功业的机会。」

到了任所,先拜谒上司河内郡(郡治在今河南沁阳县)太守马稜,马稜说:「你是个儒者,应该在朝廷效命,此刻去朝歌,我为你担忧。」虞诩说:「那些毛贼缺乏智慧,不值得忧虑。但是他们气焰正盛,不能用强,兵不厌诈,请允许我放开手脚去对付他们,不要给我太多约束。」

虞诩就任县长,首先招募勇士,他订下三级标准,命掾史以下官员各自保举:犯过行凶抢劫的,属上等;曾经斗殴伤人、盗窃财物的,属中等;无业游民、不从事生产的,属下等。共集结了一百多人,虞诩设宴招待,赦免他们全部罪行,命他们混入变民阵营之中,诱使变民进入县境抢劫,但必须事先通知,县政府则设下伏兵等待,先后斩杀数百人。

虞诩又派遣会缝纫的穷人,投奔变民为他们缝製衣服,暗中将綵线缝上衣裳。变民穿上以后,有出入县城市街的,总是被官吏捉拿。变民因此惊骇,相互传言有神灵保护官府,朝歌于是安定,虞诩也升迁为怀县令。

后来,西羌攻击凉州、益州,邓太后任命虞诩为武都(郡治在今甘肃成县)太守。数千羌军在陈仓、崤谷集结,要拦截虞诩。虞诩得报,下令部队停止前进,宣称:「我已上疏请求援兵,等授援兵到后,再动身出发。」羌军听说,信以为真,于是分别到邻县劫掠。

虞诩探得羌军分散,即刻下令出发,日夜兼程前进一百多里。第一天宿营,他下令官兵每人各作两口灶,以后每日增加一倍。有人问虞诩说:「从前孙膑使用过减灶的计策,而您却增加灶的数量;兵法说,每日行军不超过三十里,以保持体力,防备意外,而您如今却每天行军将近二百里,这是什么道理?」

虞诩说:「敌军兵多,我军兵少,走得慢会被追上,走快则敌军不能测知我军底细。敌军跟在后头,见我军的灶数日益增多,必定认为朝廷已派兵前来接应。我军人数既多,行动又快,敌军必然不敢来追。孙膑是有意向敌人示弱,而我如今是有意向敌人示强,这运用相反,是因为形势迥异啊!」果然,羌军疑心虞诩兵力强大,不敢逼近。

虞诩到达武都郡后,检阅郡兵不满三千,而羌军却有一万馀人,且已经围攻赤亭达几十日之久。虞诩下令,城上不淮使用强弩,只淮使用小弩。羌人误认为汉军弓弩力量弱,射不到自己,便集中兵力猛烈进攻。此时虞诩下令使用强弩,每二十支强弩集中射一个敌人,射无不中。羌军大为震恐,退却。虞诩趁胜率领部下出城奋勇追击,杀伤很多敌人。

第二天,他集合所有部队,让他们先从东门出城,在山裡兜一圈,再从北门入城,然后改换服装,往复多次。羌军不知城内汉军数量,益发疑惧。虞诩忖算羌军必然撤走,便秘密派遣五百馀人在河道浅水处设下埋伏,守侯羌军退路。羌军果然大举撤退,汉军伏兵乘夜截击,大败羌军,斩杀俘虏的敌人数量很多。羌人从此溃败离散,南逃进入益州。

武都郡位居汉中盆地通往关中地区的要衝(后来三国时诸葛亮五次北伐就有二次经过武都),那一段也正是唐朝李白名诗所称「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有一段路沿著汉水上游的西汉水河谷,「山道险绝,水中多石,舟车不通」,货物以驴马载运走山道,只有五分之一能到达(危险极了)。虞诩整治西汉水峡谷,命军民砍山上树木,堆积在水中大石上,燃烧树木,直到大石赤红,然后下令用醯(醋酸)浇灌,大石炸开,然后移除水中障碍,开漕通水运,一年省下的运费,可以支持一万军队粮饷。

武都太守政绩斐然,虞诩调升司隶校尉,这是一个负责治安与监察的官职,权力很大。可是虞诩却卯上了皇帝宠信的宦官张防,被诬陷关在廷尉监狱,两天之中,被传讯拷打四次。狱吏劝告虞诩自杀以免受苦受辱,虞诩说:「我宁愿伏刑人之刀死于市上,让远近的人都知道。」终于,宦官中反对张防的一派,受到激励而出面向皇帝检举张防,张防被流放到边疆,他的党羽尚书贾朗等六人,有的处死,有的罢官,虞诩当天就被释放。后来历任要职,都因作风耿直而受谗。

总之,虞诩只是个读书人,却能献策巩固边防、运用智慧搞定盗贼、妙计无穷击败外患、更会运用技术便利水运,还能刚正不屈斗垮权宦。

这样的知识份子称得上「全能」,此所以每次若有人问我「你最钦佩哪一位古人?」我都毫不犹豫的说「东汉虞诩」。

东汉盖鼎

持剑骑马俑

后汉书

原文

虞诩字升卿,陈国武平人也。诩年十二,能通《尚书》。早孤,孝养祖母。县举顺孙,国相奇之,欲以为吏。诩辞曰:“祖母九十,非诩不养。”相乃止。后祖母终,服阂,辟太尉李府,拜郎中。后朝歌贼宁季等数千人攻杀长吏,屯聚连年,州郡不能禁,乃以诩为朝歌长。故旧皆吊诩曰:“得朝歌何衰!”诩笑曰:“志不求易,事不避难,臣之职也。不遇盘根错节,何以别利器乎?”及到官,设令三科以募求壮士,自掾史以下各举所知,其攻劫者为上,伤人偷盗者次之,带丧服而不事家业为下。收得百余人,诩为飨会,悉贳其罪,使入贼中,诱令劫掠,乃伏兵以待之,遂杀贼数百人,贼由是骇散,咸称神明。迁怀令。后羌寇武都,邓太后以诩有将帅之略,迁武都太守,引见嘉德殿,厚加赏赐。诩始到郡,户裁盈万,及绥聚荒余,招还流散,二三年间,遂增至四万余户。盐米丰贱,十倍于前。永建元年,代陈禅为司隶校尉。数月间,奏太傅冯石、太尉刘熹、中常侍程璜、陈秉、孟生、李闰等,百官侧目,号为苛刻。三府劾奏诩盛夏多拘系无辜,为吏人患。诩上书自讼曰:“法禁者俗之堤防,刑罚者人之衔辔。今州曰任郡郡曰任县更相委远百姓怨穷以苟容为贤尽节为愚臣所发举臧罪非一二府恐为臣所奏遂加诬罪。臣将从史鱼死,即以尸谏耳。”顺帝省其章,乃为免司空陶敦。诩好刺举,无所回容,数以此忤权戚,遂九见谴考,三遭刑罚。而刚正之性,终老不屈。永和初,迁尚书令,以公事去官。朝廷思其忠,复征之,会卒。临终,谓其子恭曰:“吾事君直道,行已无愧,所悔者为朝歌长时杀贼数百人,其中何能不有冤者。”—— 节选自《后汉书》

译文

虞诩字升卿,陈国武平人。虞诩十二岁时,便能通晓《尚书>。他早年丧父,孝养祖母。县里推选他为顺孙,国相觉得他不一般,想让他担任府吏。虞诩推辞说:“祖母已经九十岁了,只能靠我供养了。”国相便不再任命他。后来祖母去世,他服丧结束,受太尉李修征召,被拜为郎中。后来朝歌贼寇宁季等数千人攻杀长吏,连年屯聚,州郡禁止不住,于是便任命虞诩担任朝歌长。他的朋友都来慰问虞诩说:“去朝歌多么倒楣啊!”虞诩笑着说:“不求容易的志向,不回避困难的事,这是做臣子的职责。不遇到盘根错节的难题,用什么来分辨利器呢?”到任后,设立三等用来招募壮士,自掾史以下各自推举自己所了解的人,那些强抢劫掠的作为第一等,伤人偷盗的排在第二,服丧而不从事家业的排在最后。招来一百多人,虞翔为他们设宴,全部赦免了他们的罪,命他们潜入贼中,诱骗贼兵去抢劫,然后埋伏士兵等待贼兵,由此杀死贼兵数百人。贼兵因此害怕并散去,于是大家都称赞虞诩的神明。被调任怀县县令。后来羌人入侵武都,邓太后因虞诩有将帅之才,升迁他担任武都太守,在嘉德殿把他引见给皇帝,皇帝对他厚加赏赐。虞诩起初到郡任职时,当地仅有一万户。等到他安定聚集荒野之外的百姓,招还流落失散之人,二三年间,便增加到四万多户。盐米又多又便宜,是从前的十倍。永建元年,虞诩代陈禅任司隶校尉。数月之间,上奏弹劾太傅冯石、太尉刘熹、中常侍程璜、陈秉、孟生、李闰等人,百官侧目而视,都说他非常苛刻。三公弹劾虞诩盛夏拘捕许多无辜者,成为吏民祸患。虞诩上书自我辩解说:“法禁是世俗的堤防,刑罚是人的衔辔。如今州推说委任郡,郡推说委任县,相互委派,百姓怨恨无穷,朝廷却以苟且纵容为贤明,尽节为愚蠢。臣所检举的,不止一种罪过,二府恐怕被臣所举奏,于是便加以诬陷。臣将仿效史鱼那样,虽死却还要用尸体来进谏。”顺帝阅读了他的奏章,便由此罢免了司空陶敦之职。虞诩喜好批评举奏,毫不宽容,多次因此触怒权臣贵戚,由此多次被谴责拷问,再三遭受刑罚,然而刚正之性,到老不变。永和初年,迁升为尚书令,因公事辞官。朝廷思念他的忠心,重又征召他,正赶上他去世。临终前,他对儿子虞恭说:”我以忠正之心事君,自觉于心无愧,所悔恨之事是任朝歌长时杀贼数百人,其中怎能没有冤枉的?”

【了解更多】链接内容为:虞诩 - 搜狗百科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