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排行榜

韩松:科幻本身是一种现实主义-中工文化

  【专访】

  书乡:您和刘慈欣都是比较早期的科幻作者,书里很多作品都写的是宇宙、太空这样一些话题。而现在很多80后作者,会更多处理人工智能这一类问题。科幻这种文体最奇妙的是和现实有种同步性。

  韩松:对,他们肯定是要触及他们最熟悉的问题,有些80后甚至90后作家写人和人工智能的关系,写得非常好,文笔好,理解和反思也深,真是让我们望尘莫及。人跟非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果把机器人三定律换到人身上来会是什么样?他们都在想这些问题,而且这些问题很快就会成为我们生活中的问题——很多年轻人宅在家里边,只需要面对一个机器就能生活下去,科幻思考的命题跟他今天的和未来的生活可能更接近。对未来的担忧也在这一代作家身上非常明显地反映出来,社会只关注到技术发展带来的商机,但科幻已经提早一步在忧思。现在好多80后写的科幻,都是可以拿出去和世界对话的作品。

  在前三个科幻热潮中,当时人会觉得是个比较远的世界,但现在人人已经活在技术创造的世界里面了,这世界以后怎么发展,可能会有哪些问题,读科幻就可能得到一些答案。《北京折叠》就是这样,通过技术创造一种奇观,把大家身边最想要解决的某些问题放到表面上来。科幻小说本身其实就是一种现实主义文学,幻想成分也是一种逻辑上的现实,只不过是描写发生在未来的现实,这和魔幻、玄幻不一样。

  书乡:有次听郝景芳提到说,科幻小说里面会写到一些很悲观的东西,包括对技术的忧虑、对未来的担忧等,但作为科幻作家,他们本身是对科技前景感到非常乐观的。不知您是不是也是这样?

  韩松:是,一种交织的情绪。科幻作家对科技发展前沿比一般人更关注更了解,能看出来科技将给人类带来巨大便利,但同时也恰恰因为更了解,熟悉那些他们描写过的理论比如大过滤定理,他们的悲观也比平常人更大一些,会更早预知技术可能带来的巨大毁灭,所以有很多科幻描写世界末日。但正是因为描写了这些悲观的、黑暗的、毁灭的一面,可能恰恰会提醒人们今后如何去避免发生。有人说,正是因为有了《美丽新世界》这样的反乌托邦作品,才令人注意到技术的危险。比如说我接触过一个无人机企业,说今后要把无人机普及到每个普通人的手上,但科幻作家会想,如果一群坏人同时操纵几十架无人机撞向城市里面的大楼,会是什么结果,有没有什么办法来防备?这不是企业考虑的问题,但这是科幻考虑的问题,体现出预警的作用。当然科学家会看得更远,科幻作家是想得更多。

  书乡:您曾提到“科幻是国家现代化的晴雨表,大国崛起雄心的表达”,科幻和政治性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强关联?

  韩松:的确,大国的崛起阶段都伴随过科幻热,小国没有,这是很有意思的现象。科幻诞生在英国,英国出现科幻热的时候,正是它成为日不落帝国的时候。然后是法国,法国也是大殖民主义帝国,所以凡尔纳的科幻小说就反映的是法国在世界上的征服和探险,比如《海底两万里》、《气球上的五星期》。十月革命以后,苏联的科幻也发展起来了,而在一战、二战之后,美国成为世界上第一科幻大国,上世纪50年代他们的科幻黄金时代一直持续到现在。70年代后,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工业和现代化飞速发展,科幻小说和科幻动漫也非常有影响力。

  原来我们只是说科幻是想象力的代表,有想象力、思想解放的国家,才会有科幻。现在来看,一个大国到了它要崛起,有一种上升进入到世界舞台中央的雄心意志的时候,会伴随科幻的兴起。现在科幻热又转移到中国,其实也是这个意思,不然不可能产生《三体》那样巨大气魄的、把整个宇宙纳入视野的作品。

  书乡:我们小时候看《小灵通漫游未来》这种作品,里面会寄托对未来国家富强的一种希望,现在的科幻是不是渐渐能从中解脱出来,有其独立的审美价值?

  韩松:以前的科幻都比较直接,像晚清的《新中国未来记》等作品,会直接描述未来的国家和政治会怎么样,比如中国会成为一个大国,把别的国家都给灭了、统治世界等等。上世纪50年代的作品会写科学技术、物质非常发达,人们不愁吃不愁穿。现在的科幻跟那时候不一样,有更独立的审美价值,很多会描写在大的宇宙背景下和技术变化背景下个人的命运、人性的变化和伦理关系的改变。

  科幻能不能成为一个更大众的品类还是有待观察,因为技术的门槛会越来越高。读一本科幻小说的难度不亚于一场思想实验。在我理解,科幻小说是延续了一种上世纪80年代对人文精神的思考、对社会面临的最尖锐的问题的思考,当时没有完全思考完的,现在科幻小说捡起来再重新思考。这本身不是大众的东西。

  书乡:前段时间您和刘慈欣一块编了一本《给孩子的科幻》,在您看来,什么科幻是适合给孩子看的?

  韩松:我们觉得任何一个科幻作品都可以给孩子看。我们自己当时对科幻感兴趣、写科幻的时候,也就是小学生初中生,现在的孩子比那时候还早熟。这本书我也听到一些反馈,有些我们甚至都觉得理解不了的,十岁的小孩却会对那个世界很入迷。每一个人都是孩子,有一颗孩子心,只是他长大之后这颗心被社会慢慢掩埋了。探索自由,探索无限,冒险好奇,本都是人应该具备的东西。

  从我的阅读来看,只要把世界上比较经典的科幻小说都读一遍,几乎就会把现在技术基础上的种种未来可能性都预见到了。从以往的情况看,科幻写到的,也都能在现实中获得回应。为什么孩子要看科幻?孩子看了,会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和挑战有提早的准备,他们会拥有一个未来的维度。

推荐新闻